当前位置:首页>文章中心>公告>跳国标舞之前,你了解它的历史吗?维也纳论坛,大佬有话讲!

跳国标舞之前,你了解它的历史吗?维也纳论坛,大佬有话讲!

发布时间:2019-01-28 点击数:614



相信大家这几天都被2019CBDF“维也纳中国新年舞会”的各种预告撩得心痒难耐了吧?面对这座精致的艺术之都,这个如梦时刻,让我们来一场头脑风暴。



第二届CBDF维也纳国际论坛,于119日(奥地利当地时间)下午2点半正式开始。继去年成功举办之后,舞会前,先邀请业界大佬们分享各自的舞蹈知识与理念,逐渐成为了CBDF维也纳中国新年舞会环节中的“惯例”。



这次,来自德国、俄罗斯、中国三个国家的重量级演讲嘉宾分别是:世界舞蹈理事会荣誉主席,德国职业舞蹈协会主席卡尔先生;世界舞蹈理事会荣誉副主席、俄罗斯国家舞蹈协会主席波波夫先生;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、CBDF主席罗斌先生。


CBDF副主席兼秘书长王永刚主持了本次论坛


德国、俄罗斯、中国,也是如今对世界国标舞发展格局颇具影响力的国家。三位演讲嘉宾从不同的角度出发,在世界国标舞发展的宏观视角之下,与在座的各位分享着各自对于国标舞的见解.

“首先,国标舞就是一种社交的舞蹈,国标舞的发展与社会的发展是息息相关的。舞蹈始终就是交流与社交的一种方式。”

 

波波夫

世界舞蹈理事会荣誉副主席

俄罗斯国家舞蹈协会主席



听波波夫的演讲,就如同一边听故事,一边梳理了一遍国标舞的发展历程。

 

14-15世纪人们在宫廷里跳的“布朗利舞”“帕凡舞”,到15世纪舞蹈从宫廷引入民间后,新的舞种又在“布朗利舞”的基础上发展起来;到了16-18世纪,文艺复兴也迎来了洛可可和巴洛克风格的舞蹈形式出现,舞蹈服饰变得更优雅精致,音乐开始使用了像“米努埃舞曲”那样轻柔的舞曲……



从欧洲中世纪以来的社交舞及国标舞的发展,到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国标舞的形式,波波夫说:“我们会发现,科技、经济、社会关系和时装的发展会影响艺术与音乐的发展。这些发展给社会带来了音乐和舞蹈的新形态。”



从宫廷到民间,从上流社会到普罗大众,当我们回过头来,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来“品味”国标舞,其滋味也许比你想象的更丰富,更有趣。“国标舞是一种社交的舞蹈,国标舞的发展与社会的发展是息息相关的。舞蹈始终就是交流与社交的一种方式。”



接着,波波夫回顾了国标舞在俄罗斯的发展历程。1957年,世界青年节在莫斯科举行,从那时开始,前苏联的竞技舞蹈也开始发展了。波波夫回忆到,当时举行的国标舞赛事,由于苏联选手水平不高,还被列在了参与者名单的末尾……从水平不高,到成为国标舞世界强国,在国标舞的发展历程中,没有什么道路是容易的。最后,波波夫动情地说到:

 

“舞蹈是我的生命,我很感恩我从事的职业能够让我跳舞,能够让我感受到快乐。”



看出主角是谁了吗?波波夫职业生涯中,

与夫人退役时的最后一支华尔兹表演。


“国标舞是彰显生命的舞蹈,不是单纯的技术炫耀,是生命激情的呈现,是尊重人本、张扬人性的舞蹈艺术。”

 

罗斌

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

CBDF主席


相较于德国和俄罗斯的国标舞历史,中国的国标舞历史不过短短三十几年。罗斌从中国国标舞渊源的“引进来”与“走出去”开始,为我们梳理了中国国标舞的发展历程。

 

上世纪80年代,国标舞引入中国。“百姓喜欢,为什么不扶持”是舞蹈家贾作光先生当时力排众议,引进、推广国标舞的原因。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中,诞生了中国第一个专业的国标舞组织,并逐步发展为今日的中国国际标准舞总会。 

 

1996年,贾作光在英国黑池舞蹈界学术会议上发言:“国标舞是彰显生命的舞蹈,不是单纯的技术炫耀,是生命激情的呈现,是尊重人本、张扬人性的舞蹈艺术。”以此,国标舞在中国的发展出现了转折性的变化,在学习与模仿国外竞技发展形式的同时,出现了将国标舞进行个性化、舞台化、艺术化的意识与探索。



1999年,在贾作光的倡议和努力下,北京舞蹈学院正式成立国标舞专业,使中国国标舞在专业化、职业化、规范化及学科概念上起到了转折性的重大作用,树立了国标舞在中国舞蹈文化中的正统地位,从最初人民心中的“靡靡之音”成为中国的第六大舞种。

 

2012年至今,中国国标舞在艺术发展的漫途中,由CBDF主办了七次大型的国标舞艺术表演舞展演。在这一过程中,涌现了百余部国标舞艺术创作作品,《黄河》、《夜·上海》、《浮生若梦》《津门秀》等杰出作品,是中国国标舞艺术发展的有效见证。

 

2017年,首部芭蕾舞国标舞舞剧《海河红帆》的成功上演,不仅标志了中国国标舞跨越性的成长,同时也是国际标准舞这一舞种跨过瓶颈,走向新开端的证明。


《海河红帆》的主要演员也坐在台下

 

文化的基壤是每一种舞蹈的源泉。如果说32年前,中国对于国标舞的引入,是从形式层面的学习与发展,那么,始自2018年的维也纳中国新年舞会,便是在这种文化诉求中得以展开,也是中国国标舞孕育三十载走出国门的大胆尝试,同时也表达着中国舞人对国际舞坛的热切向往。


卡尔

世界舞蹈理事会荣誉主席

德国职业舞蹈协会主席


八十多岁的卡尔先生是本次维也纳国际论坛演讲者中,年纪最大的一位。从事舞蹈事业70多年,卡尔在现场聊起自己与国标舞的渊源:“那是1947年的事情了,当时在德国,所有的小孩学习舞蹈是必须的事情。上学时,我们会集体去舞蹈学校学习。”

 

谈及职业生涯,卡尔笑着说:“我那时候正式参加比赛跳舞时,还是穿着燕尾服跳拉丁的‘时代’。”获得数次冠军的他,同时还有着丰富的办学经历,从开设第一家舞蹈学校,到其后发展到13家的规模;从只教授社交舞蹈,到社交舞蹈与竞技舞蹈同时办学……卡尔对于台下坐着的观众们来说,无疑有着太多的经验可供参考。



“受益匪浅,跳好国标舞之前,得先了解这些历史发展才行。”台下的观众听完演讲后都心满意足,维也纳国际论坛为舞会完美地进行了“暖场”。


文章摘自《i舞平台